焦点娱乐网>电影资讯>正文

林超贤谈《湄公河》 香港导演自曝内地大案感受

发布时间:2016-10-06 16:47:23作者:
  林超贤的入行故事不能再稀松平常了。1984年的夏天,放暑假的林超贤打开报纸,看到有一个公司请文职,便欣然前往,到了那里才知道那是个电影公司。顺利被聘任后,林超贤进入了林岭东的《最佳拍档之千里救差婆》的剧组,但始终没有去过片场。
林超贤谈《湄公河》 香港导演自曝内地大案感受
 

  真正接触片场,是在陈木胜的处女作《天若有情》剧组,后来还参与了杜琪峰的贺岁片《八星报喜》,但对于拍电影仍然没有什么感觉。之后去拍了几年广告,再回来,他就在嘉禾电影公司遇见了陈嘉上,“当时就觉得陈导演很不一样,跟之前碰上的都不一样,比较新派,学院派,我比较喜欢那种气氛。”

  这之后,林超贤与陈嘉上合作的《野兽刑警》为他带来了职业生涯的第一座香港金像奖奖杯,也开启了林超贤的创作巅峰,《江湖告急》、《恋爱行星》都是灵气十足的作品,前者更是反类型片的佳作,至今仍为港片迷所津津乐道。之后他拍出了《豪情》、《千机变》、《冲锋陷阵》等类型明确的影片,市场反应也都不错。

  所以如果谈起近些年的作品,林超贤的观众会分成两类,一类欣喜地认为他的作者意识在加强,另一类则抱着千禧年那几部作品,等着林超贤有一天转回来,再下一城,成为作者导演乃至大师,但是似乎,他已经在标准的类型片上越走越远了。

  林超贤在港片江湖的地位当然不低,行业奖香港电影金像奖多次垂青他,去年他执导的《破风》更作为香港地区代表参与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角逐。但似乎,他总是无法再上一个层级,比如成为一个像杜琪峰、王家卫那样,一现身就有人尖叫的大腕儿导演。对于这些,林超贤说其实自己很少去想这些事,因为入行就是在做工作人员,“而且以前拍电影很艰难,也很简单,你做好不是为了往前一步,不是的,只是做好眼前这一步。”

  去年,五十岁的林超贤从博纳电影公司手里接下改编“湄公河大案”的工作,在那之前,博纳从包括几家大国企在内的影视公司中脱颖而出,从公安部手中拿下了这个项目。

  林超贤至今都觉得自己没办法拍出接地气的内地戏,但却拍了这么个内地大案题材电影。好处是几十万的录音、视频,以及外界接触不到的绝密资料,林超贤都能拿到,但折磨的是,剧本的修改时间很长,“去到最尽的情况是,我觉得他们如果要改,我就不拍了。”

  “因为大家都很清楚,不是为了拍一个宣传片,不是拍主旋律的宣传片,如果拍这种的话,那是不应该找我的。我觉得他们找我,就是要拍一个商业电影,希望可以拿到一些平衡。”林超贤坚持,他拍的是纯粹的商业类型片。

  影片试映后,反响不错,但也有人觉得,几乎没有多少作者标签。尽管是为《湄公河行动》做宣传,林超贤还是大方地说,自己的代表作应当是去年的《破风》。

  无论如何,林超贤这次还是做了先锋,因为在香港导演拍内地主旋律的浪潮里,他成为了第一个接受市场检验的人。

  香港导演X内地大案

  剧本几易其稿,曾想放弃不拍

  新浪娱乐:你是怎么接触到这个项目的?

  林超贤:我是通过博纳电影去接触《湄公河行动》的事,其实当年我也知道有这个案,但是对它里边的事件其实也没有很了解,因为在香港那边消息不多。所以于老板把资料给我看,我才发现原来这件案背后是这么复杂的一件事情。当时我就非常有兴趣。因为我已经差不多有几年没有再拍警匪片,拍完《逆战》之后,我一直在等,等一个空间去想一些不一样的警匪片,因为在香港拍警匪片,已经拍了很多,所以想象的空间已经是比较小了。所以看完这些资料,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新浪娱乐:你在读材料以及采风过程中,最震撼是的什么?

  林超贤:其实那些小孩的事是让我们挺难受的,其实他们的情况比我们现在电影呈现出来的更残酷。毒贩会去一些很穷的地方,把小孩抓走,从小给他灌输这种思想,用毒品控制他们。我觉得放在电影里,让大家知道毒品可以摧毁很多眼前的东西,背后还有更多让人非常难受的事情。

  新浪娱乐:这个片子开头出现注射吸毒,并首次出现公安部,你是怎样把握这些方面的表现尺度?

  林超贤:其实我没有想过,当然我知道,我拍这么多年警匪片,我知道要面对那种审查。但是我不会重建立场。确实它是需要,就是需要,你先拍吧,如果你这样子把自己捆起来,那你怎么创作下去?

  新浪娱乐:这个题材不仅要电影局要允许,还经过公安部许可吧?

  林超贤:当然绝对是要公安部允许,这次跟其他警匪片不一样的就是,公安部把这个案拿出来,然后让很多警员跟我们碰面,给我们很多一些可能从来没有公开的资料去放到一个商业的电影里面,这是第一次。所以当然要很多顾虑要怎么把两方面去平衡。因为大家都很清楚,不是拍主旋律的宣传片,如果拍这种的话,那是不应该找我的。我觉得他们亲手找我,就是要拍一个商业电影,希望可以拿到一些平衡。

  新浪娱乐:他们的参与程度是什么样的?

  林超贤:基本上是从创作开始,我们每一个剧本,都要送进去给公安部去看。当然这个时间确实放的很长。因为大家从文字里面来看,不是从画面里面去看,其实他们的想象,可能跟我们呈现的是有距离的。比如说他看文字的时候,看到一些可能不太认同的东西,他就会往那边再跑远一点。其实他看完电影之后,没有他想象得这么极端。因为他们不是电影人,他们可以说是不懂电影的,所以是要比较花时间。

  新浪娱乐:主要是有哪些地方?

  林超贤:其实我对这些都蛮坚持的,我曾经去到一个情况就是,我如果要改,就可能不拍了。因为我拍不到,如果没有这些东西的话,我真的拍不到,我很难答应是一个又可以做到商业电影,你们又觉得是你们想要的东西,我很难做得到。

  文戏不行?

  林超贤:难道张家辉是凭肌肉拿奖的吗?

  新浪娱乐:你最早是什么机缘进入电影行业?

  林超贤:我去碰上第一个与电影相关的工作时,自己不知道是电影公司的。我是看到报纸上写着请人,然后上去才知道是电影公司。当时应该是暑期工,放暑假了,去兼一份工,应该是在84年。

  新浪娱乐:跟的第一个导演是谁?

  林超贤:我当时进了那个电影公司,进了一个剧组,但是我从来没有去过现场。我都是在公司工作,所以我基本上没有见过那个导演,那个导演是林岭东,那时候在拍《最佳拍档之千里救差婆》,那时候对拍电影没有什么感觉。

  新浪娱乐:有感觉是什么时候?

  林超贤:我之后就拍过两部电影,一部是陈木胜导演的处女作《天若有情》,另外一部就是杜琪峰导演的《八星报喜》,然后我就去了去了广告公司拍广告。然后几年后再去嘉禾,那个时候又拍了两部电影,然后就碰上了陈嘉上导演,当时跟着陈导演就觉得很不一样。跟我之前碰上的电影很不一样,怎么说呢?因为他们是比较新派,比较学院派,我比较喜欢那种气氛,很难说。

  新浪娱乐:早年拍了一些反类型的东西,但是现在都是一些比较典型的类型片,你现在会怀念那个时候能做一些不同的东西吗?

  林超贤:也有这样想,比如《江湖告急》,之前也想了一个续集,但是没有很成熟的想法。因为现在比如说运动题材,我反而比较有冲劲去做,每个电影你一开始的时候,你就需要找一个冲劲给自己,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做很多创作,但是什么是给你冲动很想去做这件事情,对我来说现在是比较重要的。

  新浪娱乐:今年有一些很有意思的现象,你拍了一个公安部给题材的片子,然后刘伟强[微博]拍了一个《建军大业》,你怎么看香港导演拍这么主旋律的片子?

  林超贤:刘导演我就不知道了我不敢说,因为我没有碰那个题材。但是对我来说,这一次《湄公河行动》,因为这次这个事件是在境外的事情,所以我才比较放心去拍那个电影。如果是在国内的生活背景的话,可能我不一定有把握。

  新浪娱乐:如果把那个《建军大业》的机会给你拍,你敢接吗?

  林超贤:不敢。

  新浪娱乐:为什么?

  林超贤:对自己来说没有那么兴奋,创作需要一种兴奋的状态。

  新浪娱乐:有一种说法,林超贤导演缺一部真正引起全民热议的大片,你觉得《湄公河行动》,会是这么一部片子吗?

  林超贤:可能是其中吧,这样说的话,我觉得《破风》比较代表作,因为我相信很难以后有一部拍自行车的电影。

  新浪娱乐:部分人认为你的文戏较弱,你认同吗?

  林超贤:好像我拍《激战》,拍《破风》都是文戏吧,不算是我拍的那种警匪动作片吧?那证人跟线人是什么戏呢?每个电影都有人说这个好,这个不好,我没有听说一个电影全世界都说好的,一定会说不好的。所以刚才说到起码那几个电影都让演员可以去拿奖,这是一种认同,我想张家辉总不是靠一身的肌肉去拿奖的吧?

  新浪娱乐:那我们说,林导演离大师总是差那么一点点,你怎么看待有这样的说法?

  林超贤:拍一部电影,每拍一部电影,真的是修行,还是每部电影都需要去修炼,可能还没修到吧。

  新浪娱乐:你接下来想拍什么题材?

  林超贤:现在的心态,还是比较想拍一些很热血的那种,我觉得看完电影很兴奋的那种感觉是很好的。

  新浪娱乐:你平时生活中也是很热血的人吗?

  林超贤:是的,因为我自己的,基本上我的生活比较很正常,我喜欢做运动,以前我是想当警察,但是我考不到。

  新浪娱乐:什么原因?

  林超贤:以前体能很差,所以我自己对一种,经常说当警察的话我是一个很麻烦的警察,会找麻烦的那种,很多东西看不过眼。

电影资讯排行榜RANKING